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おっ ばい,新手必看

但是,这种美妙的感觉仅仅持续了不到三分钟,隔壁房间突然安静下来,高扬以为自己偷看的事情被发现了,连忙睁开了眼睛。

  房间里的表舅此时就像是一头死猪一样,趴在上面喘着粗气。

  表舅居然已经完事了!高扬有些失落,自己才开始,表舅就已经完事了,看来今天自己这火是泄不了了。

  这时候他的目光落在了杨玉萍的身上,只见杨玉萍眉头皱了皱,一脸嫌弃的样子推开表舅,然后走到一边,背对着高扬这个方向用纸擦了擦身下……高扬不是傻子,他看的出来,杨玉萍这是还没有被满足呢,表舅出去打临工一般都是好几天才回来一趟,这一趟才几分钟,怎么可能满足的了杨玉萍?如果能让我有机会跟杨玉萍独处,我一定要好好满足她!心里这么想着,高扬微微叹了口气,他心里明白,这样的机会恐怕会很少。

  房间里的杨玉萍擦完身子之后,回头拿起边上红色的底裤,高扬发现上面简直就像画了张地图一样。

  “这样没法穿了。

  ”杨玉萍说着把红底裤放在一边,转身看了一眼床上已经在打呼的表舅,找了找另一条,没发现后自顾自的嘀咕一声,“难道被收到小扬那里去了?”高扬一听,立马扭头去看,发现杨玉萍的黑色底裤还真的在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 他立马就意识到,自己期待的那个机会就要来了……杨玉萍套上一件大红色的套裙,那地儿直接真空就推开门往高扬这边走了。

  一看这架势,高扬心里是又激动又紧张,一个没注意脚下一滑,‘砰’的一声摔倒在地。

  “小扬,你怎么了?”杨玉萍的声音在门口响起,而门也几乎在同时被打开了,而杨玉萍的两条没有任何包裹的美腿也呈现在了高扬的眼前……“我没事,就是地上太滑摔了一跤……”高扬一想到刚刚杨玉萍在隔壁房间妩媚风情的样子,心跳就开始加速了。

  起身的时候,高扬无意间瞥到杨玉萍的裙底。

  只一眼,高扬立马就收回了目光,裙底那一抹风景,让他心脏开始狂跳,心里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。

  这么好的机会,我一定要牢牢把握住!这时候杨玉萍已经从门外走了进来,门外的微风轻轻吹起了她的裙摆,雪白的大腿若隐若现。

  高扬看得真切,他不自主的就吞了吞口水,他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紧紧的抱住杨玉萍。

  但是他不敢,因为站在他面前的是表舅妈,是他的长辈啊.除了心里不断的骂自己是个胆小鬼之外,高扬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杨玉萍坐在自己的床上。

  “小扬,你过来,让我看看有没有伤着哪里?”杨玉萍坐在床上,脸上的绯红还未完全褪去,看起来就像是刚刚熟透的苹果,让人忍不住要上去亲上一口。

  高扬自然也想品尝一下,但是他刚挪了半步,突然就想到自己身后的窟窿,要是被杨玉萍发现了自己偷看她,那自己在这个家都待不下去了。

  绝对不能让杨玉萍发现!他急中生智,直接靠在墙上,用自己的后背堵住那个窟窿。

  “表舅妈,我站着就好。

  ”居高临下的高扬一边说,一边看了杨玉萍一眼,身前的柔软牢牢地吸引住他的眼球。

  “怎么这么不小心,让舅妈看看有没有伤着哪里?”杨玉萍结婚七八年了都没有孩子,她是看着高扬长大的,所以当即走过来想要帮高扬检查一下。

  “没,没有伤着。

  ”高扬现在心里自责自己偷看杨玉萍,并且又生怕被她发现自己背后的窟窿,所以面对杨玉萍的关心时,他一直躲闪着。

  “小扬,你今天怎么怪怪的?”杨玉萍抬起头,有些疑惑的看着高扬,她感觉高扬这小子有点不对劲,平常跟自己可是亲昵的很,怎么今天突然躲躲闪闪的了呢?“我没事。

  ”高扬摇了摇头,努力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。

  “小扬,你是不是害羞呀?”杨玉萍转念一想,觉得可能高扬这小子不好意思让自己看,于是轻轻一笑接着又说,“舅妈看着你长大,啥地方没见过,你要是摔疼了可不要害羞,舅妈给你涂点红花油就好了。

  ”杨玉萍说着,又凑近了一些。

  看着杨玉萍跟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,高扬头垂的更低了,而因为他比杨玉萍足足高上一个头,所以这么一低头,杨玉萍宽松领口里面的风光完全展现在他的眼前。

  雪白的风景一览无余,特别是那两处紧紧的贴着红裙 ,半遮半掩,更是勾 人。

  高扬忍不住把头往前伸了一点,想要看的更加清楚。

  此时高扬跟杨玉萍的距离也只有十几公分的距离,杨玉萍身上的成熟女人的味道直往他的鼻子里钻。

  这难道就是女人味吗?(上门女婿的三姐妹)高扬心里一激灵,一边用力的嗅着杨玉萍的香味,一边死死的盯着红裙内的风光。

  他只觉得身下起了剧烈的反应 ,特别想要融化在杨玉萍似水的温柔里。

  越看,脸颊越滚烫,心里那个想法愈发的强烈,很快就要控制不住了。

  “怎么了,小扬,你的脸怎么这么红,是发热了吗?”杨玉萍哪里知道高扬心里在想什么,直接伸过手去摸摸高扬的额头,看看有没有发热。

  看着杨玉萍白皙的手掌伸了过来,高扬低下头本能的就去躲闪,但是这一低头,又瞥到杨玉萍衣领里面的无限风光。

  右手开始微微颤抖,高扬身子往前倾了倾,忍不住想要伸过手去感受一下红裙之内的旖旎风光,是怎样的触感。

  就在这时候,杨玉萍忽然‘咦’了一声,然后把高扬往自己的身后拉了拉,自己往前走了一步。

  糟了!杨玉萍发现了!“小扬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杨玉萍指着墙上的窟窿,转过身来,秀眉微皱看着高扬。

  “这,我也不知道……”高扬低着头小声回答,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但是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好在杨玉萍并没有继续问下去,高扬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,悬着的一颗心也放回到肚子里。

  但是高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这件事情并没有就这样结束,杨玉萍突然搬过来一张凳子,把凳子放在墙边上然后站了上去。

  高扬这才明白,杨玉萍是想要验证这边能不能看到隔壁。

  完了!高扬顿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完了完了,要是被她知道我偷看他们,怎么办怎么办……就在高扬正在绞尽脑汁怎么解释的时候,只听边上的杨玉萍忽然‘啊’的一声惊呼,他转头一看,发现是老旧的木凳子根本支撑不住杨玉萍的体重,摇摇晃晃起来。

  此时杨玉萍吓得连忙弯腰蹲下来,这一刻高扬看到那地方 ,就那么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自己的眼前。

  原来,女人的那里是这样的……杨玉萍忽然感觉那地儿一凉,意识到自己没有穿内裤,连忙用手捂住裙子,但是这样一来她就没办法掌握平衡了。

  “小扬,别傻站着呀,扶我一把。

  ”“哦哦,舅妈,我来了。

  ”高扬这才回过神来,连忙去扶杨玉萍。

  但是终究是差了一步,杨玉萍直接从凳子上摔了下来,高扬伸手去接,但是因为身体羸弱,根本只撑不住杨玉萍的身子,直接被她压在了身下。

  本来刚刚看到杨玉萍的那地儿高扬就有了反应,现在被杨玉萍软绵绵的身子压在身上,他身下那地儿的邪火一下子全部爆发了出来,那处顿时起了反应。

  “你没事吧,小扬,舅妈没有伤到……”杨玉萍挣扎着要站起来,但是感觉到小肚子那里突然‘鼓’出来一个东西,虽然隔着裙子,杨玉萍依旧感受到那阵滚烫……看来小扬真的长大了,这坏小子居然敢偷看我跟他表舅,真是羞死了,看来要好好惩罚一下他,不过这小子的那家伙,倒是比他表舅争气多了,要是能……呸呸呸,想什么呢杨玉萍,这可是表外甥,你怎么好意思想这么龌龊的事情。

  杨玉萍甩了甩头,想要把这个羞耻的念头甩出去,但是身体却很诚实,几分钟后才依依不舍的爬了起来。

  高扬也连忙爬起身来,然后直接转过身去,因为他那地儿一直有反应,在杨玉萍的面前这样,他觉得实在太尴尬了。

  “小扬,你心里想什么,舅妈知道,你有这种反应是很正常的,毕竟你也长大了,不要害羞哦。

  ”杨玉萍一边耐心安慰,心里一边偷着乐,小扬还真是可爱。

  “知道了,舅妈……”高扬点点头,他现在可不是因为有反应而害羞,主要是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杨玉萍光着身子的模样……“那,以后可不允许在偷看舅妈了哦。

  ”杨玉萍笑着伸手摸了一下高扬的头,然后到一边拿了衣服,然后径直走出了们。

  高扬赶紧跑过去把门关上,然后伸手摸着刚刚杨玉萍坐着的地方,一丝余温尚在……第二天一大早,高扬从田里浇水回来,就听见表姑婆就在门口埋怨杨玉萍,“玉萍啊,不是我多嘴,你跟建明也结婚七八年了,隔壁老瓜头家前年刚娶的媳妇儿,三年抱俩,你七八年总得让我这个黄土已经埋到脖子的人抱个孙子吧。

  ”这种话自从杨玉萍嫁过来一年之后,表姑婆就开始嘀咕了,高扬早就听得耳朵起茧子了,并没有在意。

  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表姑婆居然又冒出一句雷人的话来,“实在不行的话,让村里的张半仙来给你看看吧,上次给狗蛋媳妇儿入夏看过一回,人家过年就生了大胖小子。

  ”高扬一听,差点骂出声来,村里私底下都传狗蛋的儿子就是张半仙的种,咋能让张半仙来给杨玉萍看呢,这分明就是引狼入室!一想到杨玉萍要被张半仙拱,高扬这心里就受不了,不行,一定得想办法阻止!不过心里这么想,高扬却没有说出来,毕竟自己也没有啥证据证明狗蛋的儿子就是张半仙的种,所以也就只能把这种想法揣肚子里 。

  而且,高扬觉得,就看表舅在床上三分钟不到的架势,杨玉萍怀不上,肯定是表舅的问题。

  “小扬回来了,看你这一头大汗的,舅妈给你擦擦。

  ”倚在门边上的杨玉萍早就被婆婆说的不耐烦了,这些话都听得耳朵生茧子了,她连忙找个借口躲开,用自己的汗巾给高扬擦了擦额头上的汗。

  “你还别不当回事,今晚上我就让张半仙回来给你瞧瞧……”老婆婆叨咕一声,寒着一张橘子皮的脸就出门去了。

  “好香啊,舅妈你是不是用香水了?”高扬闻着杨玉萍的汗巾,上面有一股好闻的味道。

  “啥香水啊,这是女人香,你还小,等大一点就知道了。

  ”杨玉萍笑着伸出葱白小手在高扬的脑门上弹了一下 。

  高扬摸了摸脑门,嘿嘿一笑,“那就是舅妈的味道呗,真好闻。

  ”“真的?”杨玉萍睁大了杏眼,一副很认真的样子。

  高扬用力点了点头,他仔细打量了一眼自己这个三十岁出头充满成熟女人气息的杨玉萍,今天的杨玉萍穿着一件紫色的短袖,下面搭配上一件黑色的小短裙,把她雪白的皮肤衬托的更加白皙。

  短袖的领头稍大,高扬一低头就可以居高临下看到美好的景色 。

  “真的,舅妈是村子上最漂亮的女人,也是最香的女人。

  ”高扬用力的点点头,这是他的心里话。

  “小扬,你啥时候也学会油嘴滑舌了,不过,舅妈喜欢,饿了吧,我给你去弄午饭吃。

  ”杨玉萍咯咯一笑,然后就弯着腰钻进低矮的伙房里,准备生火做饭。

  看着杨玉萍弯腰而勾勒出的腰线,高扬立马就想起昨天晚上在自己房间里同样的姿势,他心里突然有了一丝丝的冲动,上去抱住杨玉萍,好好的疼爱她。

  这个心思一冒出来,高扬就按耐不住了,他故意问了一句,“舅妈,我表舅呢?”因为伙房实在低矮,所以杨玉萍只能撅着回了一句,“你表舅跟别人去镇上打临工去了,过几天才回来,你有啥事吗?”“没,没事,我先去洗把澡了。

  ”高扬连忙回答。

  因为表姑婆一个人睡在伙房边上的房子里,所以这几天在大房子里,只有高扬和杨玉萍。

  一想到和杨玉萍能够独处,高扬这心思立马就活络起来,洗澡的时候就在想,怎么才能把杨玉萍给弄到手呢?就在高扬心里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,忽然就听见从外面传来杨玉萍的呼救声。

  “小扬,蛇,有蛇!”高扬一听有蛇,顾不得许多,穿上一条内裤,光着膀子就窜了出去。

  农村里有蛇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但是杨玉萍却没有想到,刚刚弄柴火的时候,忽然游出来一条花花绿绿的小蛇。

  因为猝不及防,杨玉萍被这条蛇冷不丁的咬了一口。

  高扬窜过来,拿起边上的木棍直接把这条小蛇直接乱棍打死。

  “舅妈,你被蛇咬到了呀!”高扬看到杨玉萍雪白的大腿上面有一处大而深的血点,很明显是被毒蛇咬了。

  “怎么办,小扬,舅妈不想死啊,你快点帮我想想办法。

  ”杨玉萍一张小脸吓得惨白,根本不知道怎么办,只能紧紧抓住高扬的手。

  “舅妈你别急,只要把蛇毒吸出来就好了,只是……”高扬看了一眼杨玉萍的伤口,有些不太好意思。

  这花蛇哪里不咬,非要杨玉萍的大腿内侧那里……“小扬,有啥话你就直说,舅妈一条命就在你手上。

  ”杨玉萍急的俏脸通红,她知道花花绿绿的蛇肯定是有毒的,她现在所有的期望都放在了高扬的身上。

  “舅妈,你别急,我以前也被蛇咬过,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嘴赶紧把蛇毒吸出来。

  ”

翠花也不墨迹,坐在床上,把裙子里面的内裤脱掉。

  还主动的把短裙撩起来,露出那雪白的大腿。

  小宝顿时傻眼了,虽然他透过门缝看到里面的黄瓜,可这怎么才能把黄瓜给掏出来。

  把翠花的两条大美腿分开,用手掏了好久都没有能够把里面的黄瓜掏出来。

  自己却已经是累的馒头大汉。

  翠花的鸟窝却已经是洪水泛滥成灾,小嘴一次次张开轻声呻吟。

  一边轻声说道:“小宝加油,靠你了啊,要是出不来就完蛋了。

  ”“没事,别急,我们换一个姿势,我躺着,你趴着,我在下面帮你弄。

  ”说完马上翻身躺下。

  翠花却是很熟练的倒转过来,趴在小宝的身上,屁股高高翘起。

  小宝躺在床上,却是暗自叫苦。

  刚刚洗完澡的头发被翠花那地方流出来的蜜汁再次淋湿。

  但他却不敢多想什么,只想着要快点把里面的黄瓜给掏出来,真要送去医院,这丢人可就丢到姥姥家了,不但嫂子会被人嘲笑,他家都会被人嘲笑。

  哥哥不在了,他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,他有权利照顾好这个家照顾好嫂子。

  “别动,快了,抓到了。

  ”经过一番努力,小宝终于抓住了那个黄瓜,慢慢的往外面抽。

  “啊!”翠花却是长大这里嘴巴压低着声音轻声的呻吟,“小,小宝,快点,快点拔出来。

  ”“别乱动,已经抓到了,就快要出来了。

  ”小宝屏住呼吸。

  可翠花哪里受得了,不停的扭动娇躯让小宝很难把里面的那半截黄瓜给掏出来。

  “翠花,翠花。

  ”门口响起小宝妈妈的声音和脚步。

  吓的翠花赶紧翻转身体。

  “完了,这个时候老妈进来干吗啊。

  ”小宝被吓的不知所措。

  “愣着干嘛,赶紧过来,像之前那样躺我下面。

  ”小宝也不敢怠慢,赶紧躺下。

  翠花依旧像之前那样躺靠在小宝身上,接着盖好被子,生怕被婆婆发现。

  小宝躺在她背后,伸手抓住那半截黄瓜,想把黄瓜抽出来。

  可这一个动作让被子高高的凸起,让翠花赶紧伸手压住被子。

  刚刚抽出一点点的黄瓜再次退了回来,这一个来回的移动让翠花长大了嘴巴差点没有叫出来。

  虽然感觉很刺激,但婆婆已经走了进来。

  整理了一下面容,问道:“妈,有事吗?”“唉,翠花,上次我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,别老是拖着,这都过去好几天了,日子过得快,转眼一年又过去了,我这老太婆活一年算一年,守不了你们多久的日子。

  ”小宝妈妈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  “妈,不是说了让我考虑几天吗,我这还在考虑当中呢。

  ”翠花满脸通红。

  可话音刚落,小宝又把那半截黄瓜给抽出了一点点。

  “嗯!”翠花小嘴微微张开却轻声呻吟出来,身体忍不住的扭动了一下,右手再次压按住被子,心中暗自骂道:该死的小宝,现在掏什么黄瓜啊,没看到婆婆就在这里吗,被婆婆看到那还了得。

  小宝却是暗自咒骂:嫂子这是怎么了,每次都要差点掏出来了又把黄瓜给压进去,很好玩吗,故意的吧。

  看来我还得加把劲,尽快弄出来,不然嫂子得多难受啊?想着,他在下面又努力弄了起来。

  小宝妈妈柳芸有些不太耐烦的说道:“翠花,上次你说等几天我就等了你几天,这都过去大半个月了,要是早点答应,说不定现在都怀上了,你不急老妈我可是极坏了,趁着老妈我现在还能动,帮你你们照顾一下孩子不好了,等我七老八十了,我就算是想抱也抱不动了呀。

  ”“我,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,大宝死了这么多年都习惯了,突然让我跟别的男人睡觉,我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”听到这里,小宝顿时懵了。

  丫的,老妈怎么回事,让自己的媳妇跟别的男人生娃,有这样做婆婆的吗,跟别的男人生娃还不如跟我生一个娃呢。

  心中顿时一阵不爽,手上的力道也不由得加大了一些。

  “啊!”小宝再次抽动黄瓜让翠花忍不住的叫了一声。

  “你啊什么啊,难道我还能骗你不成吗,你要不相信你可以上网去查一下,自古以来,都是这样,以前李世民还收了他弟弟的媳妇呢,人家还是一国之君呢,我们普通农民跟应该这么做。

  ”翠花顿时无语了,她也知道,当年李世民把他弟弟杀了之后,的确是收了他弟弟的媳妇,这并不是什么不道德的事情,而是在他们那个时候,的确是这样的一种风俗。

  可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,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,她还不的被多少人耻笑。

  身后的小宝却是一阵激动。

  我去,原来老妈是要让嫂子跟我生娃啊,看来是我错怪他了。

  嫂子身材那么好,皮肤那么白那么嫩,两个大奶子更是能称霸全村。

  而且屁股又大又圆,肯定好生养,生几个大胖儿子肯定没问题。

  既然这样,我还担心什么啊,老妈都这么说了,我遵命照办就是。

  想到这里,右手不断的拿着黄瓜来回不停的抽动了起来。

  “嗯嗯”翠花被小宝手中的黄瓜弄的一次次的张开小嘴轻声的呻吟。

  柳芸看她每次张开小嘴又不说话,顿时急眼了。

  “我说翠花,你这是什么意思,张嘴又不说话,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,我可不管了,反正大宝是王家的人,小宝也是王家的根,大宝不在了你就的跟小宝生娃,给老王家留个种,这样就算我死了也好跟老祖宗有个交代,要不然我死不瞑目。

  ”“妈妈呀!”翠花被小宝弄的忍不住的轻声叫了出来,接着又赶紧说道:“妈妈,再,再让我考虑考虑好吗,您放心,就算没有孩子我也会照顾好您和小宝,不会离开你们的。

  将来我一定给您老养老送终。

  ”(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)“翠花,我们家小宝到底哪里不好了,你就这么看不上我们家小宝吗,我们家小宝哪点配不上你了。

  ”“不是,小宝很高很帅,只是他还小”“还小,他都十八岁了,要换成以前,就他这年龄都抱好几个娃了。

  再说了,村里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,就村里面那老于家,儿子没能力生娃,都让媳妇去外面借了个种回来,现在孩子都这么高了。

  我又不让你去外面借种,借小宝的种那是自家人的种,是老王家的种。

  我可告诉你,你要是看不上我们家小宝,我可不让你去外面借种。

  ”“嗯,啊!妈妈。

  ”小宝在被窝的里面的动作让翠花说话断断续续。

  “你,你这是这么了,满脸通红的,不会是发烧了吧。

  ”柳芸看到翠花满脸通红的,赶紧问道。

  “没,没事,身体有点不舒服。

  ”“啊,给娘看看,哪里不舒服。

  ”柳芸说着就把手放在翠花的额头,接着还想要掀开被子。

  吓的翠花赶紧抱着被子。

  “妈,没没事,真没事。

  ”“傻丫头,刚才娘说的气话,你别往心里去,娘知道你对我们王家好,所以一直都想要你给王家生一个娃,可你怎么就想不通呢,唉,身体重要,给我看看,刚才我看你肚子地方的被子老是动来动去的,是不是肚子不舒服,我给你看看。

  ”说着,柳芸就要再次掀开被子。

  “真没事,妈,我真没事,那个就是肚子有点点不舒服。

  ”“啊,这可不行,女人将来怀小孩都靠肚子,你的肚子可不能有事。

  ”柳芸一边说着一边抓住被子。

  吓得翠花和小宝全身直冒冷汗。

  突然,房子后面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让柳如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。

  “你个荡.妇,大白天底裤都湿掉了,是不是背着我去偷人了,好你个红梅,背着我偷人,看我不打死你个婊.子。

  ”“你打,你打死我算了,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人了,我自己用黄瓜捅自己不行吗,你要不相信你自己吃下这黄光,看看有没有味道,你个没用的东西,有种你来捅我啊。

  ”“臭婊.子,说老子没用,老子打死你个臭婊.子。

  ”后面红梅和他老公吵架的声音让柳芸把手松开。

  长叹了口气,说道:“翠花,我也是过来人,这女人啊就需要男人的滋润,你再好好考虑吧,我先回去睡觉了,唉!”望着婆婆消失的背影,翠花拍着胸脯长长的吐了口气。

  小宝依旧还在给翠花掏黄瓜。

  听到老娘都这么说了,小宝故意没有一次性的把黄瓜给逃出来,而是故意让黄瓜在里面来回不停的摩擦。

  弄的翠花哪里一片汪洋,小嘴一次次张开轻声的呻吟。

  

“妈,菜我放这里了。

  ”厨房内,岳母宋艳正在炖着煲汤,见到林浩回来,脸色一变,“你这废物是不是腿瘸了?叫你去买个菜,能买半个小时?”话没说完,宋艳把口袋一把扯过来,仔细检查一番。

  “蒜呢?”“蒜……忘……忘了!”林浩唯唯诺诺说道。

  “你说什么?”宋艳瞪大了眼睛,忽然抄起扫把,一把敲在林浩的头上,一边打一边骂道:“叫你买个蒜都买不好,天天吃白食,你这个废物怎么不去死,老爷子也真是瞎了眼,招了你这个蠢货当女婿!”“哎哟——”林浩被打得胡乱逃窜,脚下一滑,撞到的桌角,鲜血从额头流了下来。

  “嘶——”岳母见他这副惨状,丝毫没有愧疚,冷哼一声丢掉扫把,最后直接将林浩推出家门。

  “买个菜都买不好,我看你别在这个家呆着了,赶紧滚吧!”眼睁睁看着大门“嘭”地一声被关上,林浩心里非常委屈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他入赘孟家二年,这样的情景,自己也不记得是第几次了,只要有一丁点做错,换来的就是劈头盖脸的谩骂,甚至是出手。

  他的背上,大腿上都被宋艳用竹鞭打过,右眼的眼角处,还有一道伤疤。

  这是林浩有一次出去买菜忘了关门,被宋艳拿碗砸的,真是毫不留情!林浩直到现在,还清楚的记得当时宋艳要杀人一般的眼神,还有妻子孟舒然冷漠面庞。

  “唉。

  ”林浩叹了口气。

  再把伤口擦拭干净,林浩额头顶着一个大包,就这么站在门口,祈求着岳母尽快消气。

  然而,大门依旧紧闭,天空却忽然变得黑压压的一片,雨点淅淅沥沥的飘洒下来。

  “轰隆——”远处传来一阵雷声。

  林浩下意识缩了缩肩膀,脸色一僵,刹那间,拳头狠狠的捏紧,随后又松开。

  湿透的衣服紧紧贴着皮肤,让林浩禁不住打起了摆子,但是,这身上的寒冷,却不及他心中寒冷的万分之一。

  此时大雨滂沱,淅淅沥沥,林浩瞬间便浑身湿漉漉的。

  “妈,外边下暴雨,求求您就让我进去吧,我保证以后不会犯错了!”林浩全身颤抖,四处的寒冷气息,让他忍不住苦苦哀求道。

  家中的宋艳透过猫眼看到浑身湿透的林浩时,眼中闪过一丝厌恶,她之所以嫌弃林浩,是因为林浩这几年干啥啥不成,摆过地摊,打过工,上过班开过店,没有一个干成的,有这种女婿简直是倒了八辈子霉!所以宋艳每天对林浩及其刁钻,就想林浩自觉滚蛋,谁知道这个林浩脸皮这么厚,愣是不肯走。

  不过,最后宋艳还是打开了门。

  其中缘由,不过是怕林浩病了,住院又得花她的钱……“哼,真是条癞皮狗,这样都赶不走!”宋艳把毛巾随意丢到林浩身上,“别死在门口,怪晦气的。

  ”林浩深呼吸了一口气,什么也没说,默默擦拭干净,进了卧室关上门。

  等换好衣服出来时,却发现岳母已经不见踪影,客厅沙发上,坐着两个正在一边看着电视,一边磕着瓜子的美女。

  两人长相都非常秀美艳丽,身材更是凹凸有致,这两人正是林浩的妻子和她的闺蜜。

  “林浩你发什么愣?没看到家里来客人了吗?还不赶紧去切点水果?”林浩一脸无奈,听到妻子的吩咐只能是连忙一阵点头,然后走到厨房切了一盘水果。

  吃着刚端过来的水果,孟舒然连正眼都没有给林浩一个。

  淡漠的吩咐道:“去把垃圾倒了!”“好。

  ”林浩又赶紧弯腰收拾两个女人造出来的垃圾。

  难得不见了个烦人的岳母,却等来了同样对自己冷眼嘲讽的妻子。

  和孟舒然结婚的这两年时间里,林浩从来没有和她有过任何的亲密接触,就连手,孟舒然都没让他牵过一次!平时睡觉则只能睡地板,这些,林浩都习惯了。

  但最让他备受煎熬的是,在婚后的朝夕相处中,他竟然无法自拔的喜欢上了孟舒然。

  林浩其实是北地顶级豪门家族之一的林氏家族长房长孙,也是林氏未来的家主继承人。

  就是因为两年半前,他动用近两个亿的资金,买下了即将破产的风云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,结果却遭到别人的污蔑陷害,导致他和父母一起被驱逐出了林氏。

  在被逐出林氏之后,林浩为了生存,最终不得不做了上门女婿。

  而这些事情,他从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,哪怕是妻子孟舒然也不知道。

  “舒然,你这老公还真听话啊,让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  ”孟舒然的闺蜜赵晓珂笑着说道。

  孟舒然看了林浩一眼,冷笑道:“你说他啊,整天吃我的喝我的,连个工作都找不到,能不听话么?哪儿像你,找了个那么好的老公,什么都不愁,多好。

  ”赵晓珂上下打量着正在收拾垃圾的林浩,不屑的撇了撇嘴:“哎呀要我说也真是的,你这么个女神级的大美女,竟然会选了个这样的老公,到底怎么想的啊?”孟舒然叹了口气:“别提他了,说起来就来气,这几天本来就因为公司的事情烦的要死,而且明天晚上本家有个季度聚会,真不想带他,丢死人了。

  ”赵晓珂放下手里的瓜子,拍了拍手,坐直身体道:“行,咱们不提他,说说让你烦心的正事儿,听说你和别人合作的合同出问题了?”孟舒然点点头,秀美的脸上多了几分愁容。

  “公司上个月接了新的合作订单,结果中间数据计算出错了,没有达到甲方要求,赔了七百万,现在公司资金有点周转不过来了,一星期内最少要拉到四百万的投资支援,不然恐怕公司就要面临破产了。

  ”赵晓珂一听这数字,顿时瞪大了双眼:“四百万?一星期之内你上哪儿去找人给你投资四百万啊?”孟舒然没有吭声,眼神一转,刚好看到倒完垃圾回来,站在门边听她们说话的林浩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“你站在那偷听什么呢!衣服洗了没有呢?还不赶紧滚去洗衣服!”赵晓珂接了句:“还有我的裙子!沙发上那个袋子里”林浩赶紧点了点头,便去洗衣服去了。

  将衣服都丢进洗衣机,然后准备把自己之前身上的湿衣服也拿去清洗。

  明天中午有个同学聚会,他得穿身干干净净的衣服去参加才行。

  这时,口袋里的手机就发出了静音时的震动声,拿起来一看,是一条短信,还有好几个未接电话。

  他刚才都没注意到有人给他打电话了,看着来电号码显示的尾数,六个六,这不是爷爷的号码么?两年半没联系了,这突然给他又是打电话又是发短信的,干嘛呢?林浩皱眉打开短信,结果却忍不住瞪大了双眼!“小浩,你回来帮帮林氏吧!你要是也不愿意帮忙的话,林氏就要彻底垮了啊!”一头雾水!林浩懵笔的看着那条短信,两年半以前将他赶出家族,现在他全身上下的现金也就不到五十块钱,找他出钱帮林氏?开什么国际玩笑呢?正想着,手机又震动了一下,一条来自同一号码的新短信,林浩点开。

  “小浩,你当初买下的风云集团股份,这两年多的时间价值翻了那么多倍,只要你肯出手,林氏就能安然度过这次难关,算爷(两性口述小说)爷求你了,回来帮帮林氏吧!”卧槽?!翻了那么多倍?!那是多少?愣了有那么几秒之后,林浩才终于反应过来了一样,手忙脚乱的翻出钱包,找出那张放得最深的华原黑金卡!这张卡,自从两年半以前,他就再没有拿出来过!每一个拥有华原黑金卡的人,都会有专属的私人VIP客服,林浩兴奋的用手机拨通了私人客服的电话。

  “您好林先生,欢迎致电华原黑金卡私人VIP客服,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?”客服的声音非常甜美温柔。

  “赶紧帮我查一下现在卡上的余额!”林浩显得非常激动,嗓门都控制不住的比平时高了一些。

  “好的,请您稍等片刻。

  ”紧接着客服那边稍稍沉寂了一小会儿,然后便听到甜美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您好林先生,还在吗?”“在在在,余额多少?”“是这样的林先生,您的黑金卡中目前余额数目过大,电话客服这边无法查询到具体数字,所以还得麻烦您带上身份证,亲自到银行VIP贵宾窗口进行人工查询服务。

  ”数目过大?!那得是多大啊!挂掉电话,林浩激动的不能自已,没想到啊!两年半的时间,当初害他被逐出家族投资的这两亿,现在竟然给了他这么大的惊喜!现在他最好奇的就是,连电话客服都查不到的过大数目究竟是有多少钱?“舒然你听见没有,你家那位刚才在打电话查余额呢!”赵晓珂笑着对孟舒然努了努嘴,眼神中满是对林浩的嘲讽。

  孟舒然翻了个白眼,笑得也是十分不屑:“呵…这两年我每天给他两三百的零用钱,估计也攒了不少。

  ”“舒然,你就当养了个小白脸得了,哈哈哈……”说着,两个女人打闹着笑作一团。

  林浩激动的跑到孟舒然跟前,认真的盯着她道:“你不是说公司急需要四百万周转吗?你看要不…要不我帮你解决这个问题?”赵晓珂在一旁顿时大笑起来:“你帮舒然解决?噗哈哈哈…林浩,我看你是脑子进水了吧!四百万啊,你活这么大见没见过那么多钱啊?!还你来解决问题呢,怎么解决?就靠舒然这两年每天给你发的那两三百零花钱?搞笑!你要是能拿出四百万,我叫你爸爸都行!”“哦?你不信?”林浩转头看着她,笑着又道:“你可记好了你说的话,我等着听你叫我爸爸。

  ”孟舒然听不下去了,这个白痴是不是脑子坏掉了!整天除了给她丢脸他还能做什么!“闭嘴吧你,赶紧给我滚一边儿去!”林浩抿了抿唇,应了声“好”就真的闭嘴走开了。

  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,林浩却是越想越兴奋,只要一想到卡中那未知的巨额数目,他就心跳加速!结果就是导致他一直失眠到了凌晨,最后困得不行才睡着了。

  然而刚睡熟没一会儿,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岳母叫他的声音。

  “林浩!你赶紧给我起来送舒然上班去!”睡得正香的林浩还以为他是在做梦,夹着被子翻了个身,打算继续睡,结果房门却被打开了,岳母宋艳走进来,毫不客气将手中水杯里的水泼在了林浩的头上!“让你起来送我女儿上班呢!耳朵聋了是不是!?”穿着丝绸吊带裙的宋艳,冷冷的看着地板上的林浩道。

  虽说宋艳脾气挺差的,但刚刚四十出头的她保养的非常好,紧致的皮肤,苗条的身材,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。

  林浩醒了,看着眼前的宋艳,还有点懵。

  结婚两年了,孟舒然最不喜欢的就是和他一起出门,怎么今天岳母却突然让他去送孟舒然上班呢?孟舒然也匆匆走了进来,看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林浩,急促道:“你快点儿行不行?你是不是不想送我!?”“想想想!我马上起来!”立刻爬起身,顾不上头上的水,林浩赶紧穿好衣服,随便洗漱了一下之后,便骑着他从二手市场淘来的小电驴带着孟舒然往公司而去。

  孟舒然一路上脸色极差,眼看公司一直拉不到投资援助,即将面临破产,今天早上各大股东召开股东大会,她作为公司董事,是一定要到场的,结果出了门才想起来昨天晚上赵晓珂把她的车借走了,迫不得已,只能让林浩送她。

  “哎你能不能快点儿?不然我要迟到了。

  ”孟舒然看了看手表的时间,秀美的脸上越发焦急。

  结果刚说完,她就后悔了,因为林浩突然加速,仿佛要把小电驴开到飞起!惯性和身体的本能,让孟舒然赶紧搂住了林浩的腰,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背上。

  感受到背后突如其来的柔软,林浩心底猛地一抖,好像打了兴奋剂一样,右手握把瞬间扭到底,车速更快了!

“小林,你还疼吗?”杜芳婷坐在床边,看着床上手脚缠着绷带的小林关切的问道。

  小林笑了笑,刚准备摇头却忽然想到什么,便装出一脸痛楚的表情说:“阿姨,我快疼死了,你帮我揉揉吧。

  ”“哪里疼啊?”杜芳婷抓住小林完好的左手问。

  “哪儿都疼。

  ”杜芳婷是小林父亲雇的保姆,在他家工作已经一年多了。

  杜芳婷长相不错,身材也好的不得了,该凸的凸该翘的翘,明明三十多岁了却一点都不显老。

  而小林之所以受伤,完全是因为昨天他突发奇想吓唬杜芳婷,却被惊吓过度的杜芳婷从楼梯上推了下去,于是就摔成了这样。

  不过还好,基本都是皮外伤。

  “都是阿姨不好,让你伤成这个样子……你可千万别跟你爸说啊。

  ”杜芳婷一只纤纤玉手在小林的胸口上揉,全然没有察觉到小林脸上的痛苦是装出来的。

  而小林则趁着杜芳婷给他按摩的机会,睁大眼睛盯着杜芳婷的胸口看。

  杜芳婷薄薄的衬衫下面鼓鼓囊囊,两团硕大随着她的动作一上一下颤动,仿佛下一刻就会挤破衣服从里面跃然而出。

  看着看着,小林忽然发现杜芳婷胸前的衬衫有两点凸起,他恍然意识到杜芳婷衬衣底下什么都没穿。

  小林已经十八岁了,怎么可能不知道男女之间那点事。

  现在他盯着杜芳婷胸前那两坨饱满看了半天,下身逐渐就有了反应。

  “除了胸口还哪里疼啊?”杜芳婷满脸担忧,根本没注意到小林在偷看她。

  “下面……”听到小林的话,杜芳婷就把手往下移,很快就移到了小林的肚子上。

  “用力点,阿姨。

  ”小林说道。

  杜芳婷哪敢不听小林的话,立马加重手上的力气,按摩的动作也随之变大。

  杜芳婷胸前的饱满摇晃的更加厉害,浑圆挺翘的胸型毫无保留的展现在小林眼前。

  小林看的眼里快要喷火,他趁杜芳婷不注意,装作不小心用手擦过杜芳婷胸口。

  手背上传来的柔软且充满弹性的触感,让小林一颗心都开始颤栗了。

  真想揉一把啊……这刺激太强烈了,小林感觉他下面已经有了反应,都快爆炸了。

  而一直在给小林按摩的杜芳婷,也终于发现了小林身体上的异样。

  杜芳婷看着小林下身,脸上浮起一片红霞。

  但杜芳婷全当做没看见,依旧埋头给小林按摩身体。

  小林注意着杜芳婷的反应,看到杜芳婷脸红了,立即便知道这个女人已经察觉到他的小动作了。

  可是她却没有说什么,这难道是在暗示他继续下去?小林的胆子顿时大了起来。

  再次抬起手,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往杜芳婷胸前凑去,随着手指逐渐靠近杜芳婷丰满的身躯,小林的呼吸也渐渐变得粗重。

  终于,小林的手戳到了杜芳婷胸口上。

  好大!好软!小林激动的呼吸都紊乱了,他再也忍不住一把抓了过去,眼看着就要抓到,却被杜芳婷逮住手腕。

  “小林,你这是做什么?”杜芳婷脸红的厉害,说话的声音也有些颤抖。

  小林十分不好意思,不过既然都被发现了,也就不必再遮遮掩掩。

  “阿姨,你太好看了,我真的忍不住——”“我们不能做这种事。

  ”杜芳婷连忙打断小林的话。

  小林不甘的看了眼杜芳婷胸前那迷人的曲线,又看了眼杜芳婷带着羞涩与些许怒意的脸,一把将他的手抽了回去。

  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。

  杜芳婷别过脸,继续给小林按摩,半天也没吭声。

  “往下。

  ”小林忽然说道。

  杜芳婷的手一僵,神情也有些不太好看,但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咬咬牙把手往小林下面移去。

  “再往下,阿姨。

  ”小林的语气颇为强硬,而杜芳婷的手只差一点点就能碰到他那里。

  这次杜芳婷的手半天都没动,按摩也停了下来。

  小林一点都不心急,他慢悠悠的说:“阿姨,我受伤可是你害的,如果我爸知道这件事的话他还会让你继续在我家工作吗?”杜芳婷扭头看向小林,她一双迷人的大眼睛里竟然已经闪烁起点点泪光。

  说起来杜芳婷也是个可怜的女人,她老公死了好几年了,却给她留下一个还在上幼儿园的女儿。

  杜芳婷又没学历,这些年一直都是做保姆维持生计。

  如果被小林的父亲辞退,而且还是以她弄伤了雇主这种理由,那么保姆这一行她以后肯定就干不下去了。

  “小林,阿姨不是故意把你推下楼的……”杜芳婷揉了揉眼睛说,声音也有点哽咽。

  “那又怎么样呢?”小林抓住杜芳婷的手,在她手背上轻轻抚摸起来。

  “但是呢,我没那么不近人情,只要阿姨你多照顾我一点,我肯定不会跟我爸说的。

  ”照顾这两个字,小林咬的特别重。

  杜芳婷呆愣愣坐在床边,像是失去了灵魂,浑然没有察觉小林已经把她胸口衬衣的口子一颗颗解开了。

  杜芳婷衬衣下面果然什么都没穿,那几颗扣子刚一解开,丰满的胸部便跳跃了出来。

  看着杜芳婷胸前,小林呆滞了两秒才终于恢复清醒。

  这真的是绝世尤物啊……小林没有裹缠绷带的左手颤抖着来到杜芳婷胸前,只差一厘米就能碰到。

  小林胸口砰砰直跳,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,他吞了一大口口水,这才轻轻按在杜芳婷白皙柔软的胸脯之上。

  手心传来的温热与柔软,让他心里直呼过瘾。

  而杜芳婷的身体则颤抖起来,可她眼睁睁看着小林在她胸口胡作非为,却闷不吭声,动也不动一下。

  “阿姨,你真的太美了。

  ”小林感慨道,缠着绷带的右手也伸了过来,在杜芳婷线条柔美的胸部上抚摸起来。

  “别说了,小林……”杜芳婷摇头道,她用手捂住脸,不知道是出于害羞还是不想看到小林的恶行。

  而小林的心思已经全部集中在杜芳婷的胸脯上,哪里顾得上其他随着小林的动作,杜芳婷的身子剧烈抖动了一下。

  杜芳婷的身体竟然反应这么大,这是小林没有想到的。

  杜芳婷的反应让小林感到兴奋,他不顾杜芳婷的惊呼,把嘴凑了上去。

  杜芳婷看着像小孩子一样亲吻自己的小林,不知为何心中的屈辱减少了许多。

  小林并不坏,杜芳婷和小林相处一年多了,小林从来没有为难过她。

  今天也许是小林被迷住了,所以才这么任性……一这么想,杜芳婷心中反而有种隐隐的得意。

  不过被一个比自己小一轮的孩子做这种事,杜芳婷还是感到难以接受。

  小林当然不知道杜芳婷心中在想些什么,他两手捧着杜芳婷的雪白,嘴巴不停在活动着。

  “轻点,小林……”杜芳婷忍不住说道,小林闻声看了眼杜芳婷,看到她眼里的泪光已经消失,他也放心了一些。

  想起自己刚才威胁杜芳婷的那番话,小林不禁有些愧疚,于是道起歉来:“阿姨,我不是真的为难你,只是你实在太诱人了,我忍不住才……”小林的道歉和夸奖起了作用,杜芳婷的脸又红了。

  小林见状,对杜芳婷胸脯的攻势更加猛烈。

  杜芳婷也有感觉了。

  实际上刚才被小林亲吻的时候,杜芳婷就有些按捺不住。

  (啊啊……)杜芳婷能够感觉到自己下面好像已经有反应了,仅仅被小林摸了一阵就有些受不了。

  杜芳婷的心正在动摇,自从她老公死后她就再没有得到过满足,这几年她都是一个人过来的。

  杜芳婷今年三十多岁,正是需求最强烈的时期,连她本人都为自己能忍到现在而感到惊讶。

  而此刻,杜芳婷好几年没有受过疼爱的身躯,在小林颇为生硬的触摸下逐渐卸掉盔甲。

  “阿姨,我好难受……”小林忍不住说道,杜芳婷从失神当中清醒过来,看向小林问:“哪里难受?”“这里。

  ”小林指了指下身。

  小林两腿中间早就有了不小的反应,杜芳婷定晴看去,顿时被吓了一跳。

  好家伙,小林那本钱真是雄厚!杜芳婷震惊的张开嘴巴,愣愣的盯着小林那里猛瞧。

  瞧了半晌,杜芳婷一只手终于慢慢伸了过去。

  杜芳婷的手隔着小林的裤子抓住他那里,很勉强才能握住。

  小林才十八岁啊,那里竟然这么……杜芳婷脸烧的厉害,心跳也加快许多。

  杜芳婷也有寂寞的时候,而她感到寂寞时便会看小电影消消火。

  但是小电影上的那些男演员和小林根本就没法比。

  这也太惊人了!“阿姨,我那里好胀啊,你帮我揉揉……”小林急不可耐的催促道,他抓着皮带想把裤子脱下来,但是杜芳婷却阻止了他。

  杜芳婷的俏脸红的厉害,像是要滴血一般。

  她还不想这么快就和小林走到那一步,毕竟不管什么事都得有个过程。

  “你别动,小林,阿姨这就给你揉。

  ”杜芳婷低着头说,尽量不看小林的脸,她觉得她现在没脸见人。

  不过虽然她内心感到十分害臊,但是抓着小林那里的手却缓缓动弹起来。

  而杜芳婷给小林按摩下面的时候,小林自己也没有闲着。

  有几次小林隐约听见杜芳婷哼哼起来,不过那轻微的、悦耳的哼哼声很快就淡了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braceletsforacause.top/twd.aspx?3883.html

https://www.braceletsforacause.top/twd.aspx?5838.html

https://www.braceletsforacause.top/twd.aspx?2516.html

https://www.braceletsforacause.top/twd.aspx?374.html

https://www.braceletsforacause.top/twd.aspx?232.html

https://www.braceletsforacause.top/twd.aspx?1495.html

https://www.braceletsforacause.top/twd.aspx?834.html

https://www.braceletsforacause.top/twd.aspx?702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