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3d hentai,新手必看

这时候的老张,已经拿着背篓和铲子,在村里的后山采药了。

  村里的景色很美,也分成安静平和。

  老张虽然忙活了一早上,却不觉得累,反而感到神清气爽。

  他朝远处眺望,照样升起来,照射这这个美丽的村庄。

  一个靓丽的倩影,映入了老张的眼帘。

  亭亭玉立的美少女,在林间,牵着一头牛,她脸红的拽着那头牛。

  牛很倔强,死活不肯走,那少女急的直跺脚。

  “真的是可爱迷人的姑娘,看见她,总觉得年轻了好多,回到了少年时代呢。

  ”老张笑了笑,慢慢的走过去了。

  “晓梅,这么早来放牛呢?”望着莫晓梅那娇嫩的身子,如同花骨朵一样,等着人采摘,老张心里有些兴奋。

  “呀,张医生,你又来采药呢,我快急死了,这牛不知道怎么了,不肯走嘛,你帮帮我好不好。

  ”莫晓梅脸颊绯红,望着老张嫣然一笑,那么纯洁可人。

  老张观察了一下,这是一头公牛,好像到了发情的年龄,不远处的一头母牛,正在召唤它。

  所以这个畜生,下面的牛鞭已经伸出来了,气喘吁吁的,当然不肯走了。

  “发情了,你松开它吧,免得它伤了你,没事的,它不会跑远的,它要去那边。

  ”老张指了指不远处的母牛。

  莫晓梅很听话,松开绳索后,那头公牛立刻跑那边去了,围着母牛打转。

  “哇,张医生你好厉害呢,不仅能治病,还懂这个,简直神了。

  ”莫晓梅非常崇拜的望着老张,开心的拍手,非常的可爱。

  “那当然了,晓梅你身体恢复了吗?”老张盯着她胸前鼓鼓的双峰看,这个美少女,这两天没去诊所找他,他还是怪想她的。

  “哎呀,没有呢,可是我爹要我在家里做事,我家里来客人了,忙的很,我就没来找你。

  ”莫晓梅有些委屈,歪着头看了看那头牛,忽然又说道:“张医生,什么是发情了呀?”老张被问蒙了,不过想想看,这个美少女那么天真,的确不懂这些原始的本能。

  “就是男人喜欢女人,女人喜欢男人,就会发情的,懂了吗?”莫晓梅眨着大眼睛想了想,看着老张,说道:“张医生,那你喜欢我吗?”老张一愣,这么直接的吗,真是有意思,果然单纯。

  “喜欢啊,你喜欢我不?”老张居然有点紧张。

  “嗯呢,我喜欢张医生,你医术高明,又那么有正义感,我也要对你发情呢。

  ”莫晓梅笑嘻嘻的,娇美的脸蛋上是那样美好的笑容。

  这笑容融化了老张的心,激发了他的欲念。

  这姑娘虽然不懂,可是他懂啊,他忽然忍不住把莫晓梅给抱住了。

  嗅着她身上的清香,老张激动的用手在她翘臀上摸索着,并且揉捏着她的胸脯。

  “嗯,张医生你干嘛呀,我快喘不过气了。

  ”莫晓梅有点不知所措,轻轻的推着他,可是,他身上那种味道,又让她安心。

  “我喜欢你啊晓梅,我这是对你发情呢,就像那两只牛一样。

  ”老张也不想再骗她治病什么的,他真的很想,回到年轻时候,能够和这样纯洁无邪的美少女,轰轰烈烈的谈一场恋爱了。

  “好嘛,好嘛,可是你轻点呀张医生,我也喜欢你的,那我们要怎么样呀。

  ”莫晓梅脸颊通红,仰头看着老张,有些惊慌失措。

  “我们去树林里吧,好吧。

  ”老张喘着粗气。

  “嗯呢,去做什么?”莫晓梅跟着老张走。

  “我们一起发情,好不好?我简直太喜欢你了。

  ”老张内心热血澎湃,直接把莫晓梅抱在怀里,把她压在了草丛里。

  “哎呀,张医生这不是在治病吗?”莫晓梅有点懵懂。

  “那你喜欢这样吗?”老张揉着她胸前的柔软,慢慢的解开了她的领口,抚摸着她那雪白清纯的处女身子。

  “喜欢呢,很舒服的,张医生你这样弄人家蛮开心的。

  ”莫晓梅眼神迷离,呼吸渐渐的气促起来。

  老张再也忍不住了,他激动的吻住了她的红唇,分开了莫晓梅的双腿,伸手在她的裙子里就摸索磨蹭着,莫晓梅立刻就嗯嗯的轻声叫了起来。

  怀抱着柔软而年轻的莫晓梅,老张感到激情澎湃,仿佛瞬间回到了年轻状态,有用不完的力气。

  他兴奋而激动的,用尽全力进入到了莫晓梅的体内,在她的肚皮上撞击着。

  每一次的深入,他如同进入到天堂,飘飘欲仙,好像自己充满了活力。

  “啊,疼,张医生,怎么回事呀,这是治病呢还是发情呢?”莫晓梅有些不知所措,但是那种刺痛和舒服感,冲击着她的神经,她只觉得浑身发抖,软酥酥的,非常的快乐。

  “你真可爱,晓梅,你做我老婆吧。

  ”老张疯狂的占有着莫晓梅,气喘吁吁的,似乎怎么也爱不够。

  少女美妙的身体,和他融合在一起,水乳交融,让他难舍难分,恨不得让这一刻的美妙,一直停留在此刻。

  他觉得这句话,让他有(三个洞都被塞满爽)些羞臊,自己一大把年纪了,居然会情不自禁的说出这样的请求来。

  莫晓梅害羞了,颤抖着,两腿缠在老张的腰间。

  她轻轻的娇喘着,“嗯,嗯……张医生,这件事,我还要问我爸爸呢,我妈妈也要同意才行。

  ”老张很惊讶,说道:“这样说,你是答应我了?你愿意做我老婆?”“张医生你对我那么好,还给我治病,又喜欢我,我当然愿意呢。

  ”莫晓梅脑海里对老婆的概念虽然很模糊,但是她对老张的确有很多的好感。

  少女的那一颗芳心,此时也在为他跳动。

  而且处于一种本能,她隐约觉得,自己已经是老张的女人了。

  老张简直是受宠若惊,他捧着莫晓梅的俏脸,吻了吻他,兴高采烈的的说道:“你难道不嫌弃我年纪大吗,你还这么年轻呢。

  ”“不会呀,只要对我好就行,我娘说,女人要找一个对她好的男人,你对我就很好,而且我也喜欢和你待在一起,张医生,我下面不痒了,但是有些麻麻的,你还要这样弄人家多久呀?治好我了吗?”老张只觉得一阵热流在小腹奔腾,他抚摸着莫晓梅清纯雪白的年轻酮体,是那么的爱不释手。

  他真想继续的,在这个山林间的草丛里,和她一直的欢爱下去。

  可是,他听见了远处传来的声音,有村民过来放牛放羊了。

  虽然舍不得,但是他还是抽离了她的身子,她还的第一次,不能太猛烈了,会让她受不住的。

  这样美好纯洁的姑娘,要慢慢的疼爱她才是。

  “你的病快好了,不过你以后还要痒的时候,就来找我,还有,我刚才是说着玩的,老婆的事,不可以随便,你千万别告诉你爸妈,明白吗?”老张把裤子穿好了,有帮莫晓梅穿好了衣裙。

  “嗯呢,我不说了,我刚刚觉得很舒服,不知道你怎么弄的,我这里都湿了。

  ”莫晓梅擦了擦两腿间,发现还有血迹,她当然不清楚,这是被老张开苞了,问老张是怎么回事,她有点紧张。

  “没事,那是排毒了呢,有点疼是正常现象。

  ”老子疼爱的抚摸她的脸蛋,又摸了摸她的嘴唇。

  “嘻嘻,那就太好了,谢谢你噢。

  ”莫晓梅笑盈盈的,脸蛋红扑扑的越发可爱迷人。

  老张都有点舍不得走了,但是忽然有人在喊莫晓梅。

  “晓梅你个傻丫头,你死哪儿去了?”村长这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过来了,让老张多少有些紧张。

  “爹,我在这里呢,什么事呀?”莫晓梅有点害怕,从草丛出去。

  “你在这里做什么,喊你,你耳朵聋了吗,不让你回去给你小姨做饭吗?”村长气呼呼的。

  “噢,知道了,我这就回去。

  ”莫晓梅朝草丛里看了一眼,发现老张不见了。

  她欲言又止,跟着村长走。

  村长一路上责骂莫晓梅。

  而老张有点心虚,就在后面跟着,看看什么情况。

  没多久,老张跟着父女俩来到了他们家里。

  “滚去做饭,死丫头,整天就知道贪玩。

  ”村长骂骂咧咧的。

  “哎呦喂,姐夫,人家可没那么大架子,哪儿敢麻烦这丫头呢,我看,我还是回城里去吧,这地方没什么意思。

  ”一个妖媚的女人的声音,嗲嗲的,软酥酥的,让男人听了感觉浑身麻麻的。

  老张悄悄的看过去,发现那女人三十多岁的样子,穿的很时髦。

  超短裙和短袖,胸前高耸的双峰,裙子太短了,可以看见大腿根了,再仔细瞅瞅简直能够看见内裤了。

  这女人脸蛋很妖艳,还化妆了,和村里的那些朴素的女人,可是大不相同,就好像是一个迷人的小妖精。

  老张好久没有看见城里来的女人了,眼睛一下子被莫晓梅的小姨给吸引住了。

  村长把她留下来了,搬了椅子让她坐。

  她坐下来后,完全没有注意到,老张在外面偷看。

  所以,她微微分开了两腿后,老张居然发现,她里面的内裤居然是网状的丁字裤,一下就可以看见她两腿间的那块芳草地,好茂盛好诱人,非常的诱人,老张看的一下就硬了起来。

  

之前捂的严严实实只不过是防备着周建国,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,也就无所谓了。

  两人越贴越近,周建国拉着李芸坐在了他的大腿上,亲上了李芸的红唇,一双大手不老实的攀上胸口。

  就在周建国想要再有动作的时候,一阵敲门声穿了进来。

  李芸慌忙站了起来,这时候再躲已经来不及了,她衣衫不整,妆也被周建国亲花了,肯定不能让别人看见。

  周建国急中生智“你赶紧躲到我桌子下面,别人看不到的。

  ”李芸没别的办法,只能钻进桌子下面。

  “进来!”周建国整理一下领带。

  进门的是周建国的下属,周一来回报工作。

  李芸在桌子下面只希望来人赶紧离开。

  周建国的桌子不小,但是一个人在下面也是很挤的,李芸只能双手扶住周建国的膝盖,小脑袋搭在周建国的大腿上。

  然而事情并没有向李芸期待的方向发展,两人聊了很久。

  由于现在是夏天,周建国的西裤非常(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)薄,李芸的呼吸透过西裤打在周建国大腿的皮肤上,刚开始周建国还没有感觉,慢慢的身体却有了反应。

  李芸眼看着周建国身体有了变化,这是李芸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。

  周建国知道自己身体的反应,低头看向两腿之间的李芸,正好李芸抬头,两人目光对视,充满了激情。

  等下属汇报完工作,周建国把李芸从桌子下面拉了出来,双手再次攀上了李芸的身前。

  周建国正准备把李芸抱进休息室的床上,李芸却阻止了他“真的不行,你怎么样都可以,但是不能跨过最后一步,我不能对不起我男朋友。

  ”李芸最后的理智在提醒她。

  周建国对李芸的自欺欺人嗤之以鼻,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“那你看我都这样了,你挑起来,你要解决啊,要不然容易出问题!”周建国加装可怜。

  “那…….用其他办法帮你…….”李芸很是纠结。

  解开周建国的裤子,伸出手去,在李芸动作的时候,周建国也不闲着,双手不停的探索着。

  结束之后,周建国舒服的靠在椅子上,但是李芸却一脸难受的表情,修长的美腿在不停磨蹭。

  李芸有苦说不出,她发现自己感觉实在太强烈了,让她很难受。

  很快周建国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,一脸坏笑,拉过李芸“让我看看,怎么了。

  ”没等李芸拒绝,就伸手过去,顿时就证明了周建国的猜想。

  周建国一把扯下了李芸的裤子,惹得李芸一声惊呼。

  “怕什么,办公室就咱们两个人,一般也没人进来,下班我送你回家,也不怕人看见。

  ”“真好闻!”周建国沉醉的眯起了眼睛。

  李芸拍打着周建国“之前没发现,你怎么这么色………”亲了一下李芸的小嘴“你没发现的还多着呢,以后交流多了,你就知道了。

  ”“谁想跟你交流。

  ”李芸小声嘀咕。

  周建国当做没听见,随手将裤子收了起来“这个就留给我当做纪念了。

  ”

“手段。

  ”张泠一听也是哈哈笑了起来;“夏留,你真觉的我对付你还要手段吗?之前我确实以为你有些能耐,但就看你刚才跑的客人,你,夏留也不过打着催乳师的登徒浪子而已。

  ”一听张泠这话,我就不愿意了。

  侮辱我也就算了,还侮辱我这神圣的职业,操……我正想开骂,张泠看了看我店:“一个月,一个月内我一定会让你关门大吉消失。

  ”猖狂,真的太猖狂了。

  我真的是太长时间没有遇到这么猖狂的人了,一下急了:“张泠,你够嚣张,一个月让我消失,如果我一个月没消失呢?你要怎么样。

  ”“怎么要跟我打赌吗?”张泠不屑的瞄了我一眼。

  “赌就赌,我怕你呀!”我瞪起眼睛道。

  “好,给我一个月,我一定会让你这家店没一点生意,你输了的话,你这种败类就给我滚出催乳师行业。

  ”张泠愤愤的说道。

  我也不知道张泠自己身为一位催乳师,为何就对同为催乳师的我,如此反感,这永远超出了同行既是冤家的一种仇恨,难道就因为我是个男的吗?当然我也没理会张泠这些,而是直接道:“好,我答应你。

  ”“走着瞧。

  ”张泠哼了一声,脸上露出一道胜利的表情,笑笑的看了看我就要走。

  我一把拦下她。

  “你又想怎么样。

  ”张泠缩了缩眉头。

  “你好像还没说你如果输了呢?”我盯着她那一对雪峰道。

  虽然张泠嚣张,但从专业的目光,我真的不得不佩服张泠的胸实在太美了,甚至超越了徐雅雅,许小倩,能以没有乳水的状态之下达到如此丰满,如此笔挺诱人的胸实在太少了。

  “我不会输。

  ”张泠不屑的哼了一声。

  看她这种趾高气扬的样子,知道她肯定不相信自己会输,我直接道:“我是说如果。

  ”“如果……”她黛眉微微一皱。

  我想她肯定也想不到了,看了看她妖娆的的娇躯:“张泠,其实我的要求也不过分,如果你输了,就让我检查检查你的胸如何。

  ”“你……”张泠刚想发飙。

  我就连忙打断道:“怎么怕输吗?”张泠点了点头:“好,如果我输了,我就让你检查,不过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,没有这个如果,哼……”说完,张泠甩头走了。

  我目视着她离开,看着她那妖娆的娇躯,那丰腴的臀部,忽然就有些后悔了,自己怎么就下这个赌约呢?应该再说大一点,如果张泠输了,除了检查胸之外,还要检查检查下她身子才可以吗?胸虽然美,但这身子更美呀!只是现在话都说了,自己也不好意思去追着人家继续说这个。

  能摸胸也算不错了,只要让我摸上她的胸,我就不相信她能够忘得掉。

  当然这一切也不能光说不练,还是要努力才行,特别是我去观察了一下张泠装修好的店铺,那设备,环境,还有人员都要比自己配套高了,也让我瞬间有了一些危机感。

  这要不努力的话,自己离开不离开这个行业是小,这没钱赚,才是亏大了。

  我也连忙制定了推销广告,七七八八的出去,我拍了拍手满意的回到店里坐等生意上门,还没坐下,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道脚步声。

  “不会这么灵验吧,刚贴出去就来了。

  ”我听到脚步声,一下子来了精神,然而回头一看见到却是郭小欣。

  上次的事情之后,我其实一直躲着郭小欣。

  不是她不够漂亮。

  要说郭小欣绝对算得上数一数二的大美人,那胸虽然要比徐雅雅,许小倩,张泠等人小了一点,可她才不过二十岁出头,能发育这么美好,已经算是不错了。

  特别是短裙下那一双美白大长腿,这要吸引多少人的眼光呀!可惜的是她不管怎么说都徐雅雅的堂妹。

  自己要是跟她扯上关系的话,自己跟徐雅雅之间或许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了。

  所以我有点怕她。

  见到她进来,不由缩了缩头,看着她瞪着我,更是不好意思:“小欣,你…你怎么来了。

  ”“哼,你个没良心的,看了人家,亲人家就一直不理人家了。

  ”郭小欣上来就直接质问了起来。

  “小欣,看你这话说的,我这不是店里忙吗?你这么漂亮,我哪里舍得不理你呀!”我随便胡扯着,毕竟那天自己偷看她洗澡是事实,要是她一生气把事情捅给徐雅雅听。

  那自己岂不是更完蛋。

  看着小妮子嘟嘴生气的样子,我瞧了瞧身边美人,一把从身后搂住她,贴着她耳边道:“好啦,我的小欣欣,不生气了,是我错了好吗?来哥哥亲一个。

  ”“我才不要你亲呢?”小妮子哼了一声,推开我说道:“好了,夏留,我不跟你生气了,今天我来找你,主要是为了我姐的事情。

  ”“你姐。

  ”一听到徐雅雅的事情,我不由皱了皱眉头。

  “嗯。

  ”郭小欣慎重点了点头道:“从昨晚开始我姐就说胸疼,让我帮她摸,可越摸越疼。

  ”“那你怎么不让你姐来找我呢?”我一听立马有些急了。

  “我姐不愿意呀,我这来找你都是我偷偷来的呢?”郭小欣张大嘴巴道。

  我缩了缩眉头,知道徐雅雅肯定还是生那天的气,不由的有些郁闷,但她生气归生气,自己可不能不管她,我拉着郭小欣正要走,但想着自己现在跟张泠打赌呢?老是关店不好,就让郭小欣帮我看着,自己去了徐雅雅家里。

  ————“小留,你怎么来了。

  ”徐雅雅开门见着我,就诧异的问道。

  “你说我怎么来了。

  ”我白了徐雅雅一眼,此时也顾不上跟她生气了,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帮徐雅雅先治好胸痛,看了看徐雅雅胸口,虽然诱人。

  不过此时我倒是没啥邪念,看到更多的是一种病因(两性口述小说)。

  徐雅雅涨奶了。

  是的,徐雅雅胸本来就丰满,之前因为堵塞不能出奶水,现在虽然不堵塞了,但她的胸实在太好了,分泌出的乳水光靠小孩子是不够的,不排除多余的奶水,就肯定会发生奶涨,引起胸疼。

  “徐雅雅,去床上躺着吧!”我直接对徐雅雅道。

  徐雅雅黛眉一皱,摇了摇头道:“不要。

  ”“怎么还不要了呢?”我也是皱了皱眉头,瞄了瞄徐雅雅的胸道:“徐雅雅,你这是涨奶了,我必须要帮你吸出来,要不然的话你会更疼,甚至会引起发炎。

  ”“你…你怎么知道我胸疼。

  ”徐雅雅诧异的看了看我,随后恍然道:“是小欣去找你了是吗?这该死的小欣我都跟她说了没事,没事,她怎么还跑去找你。

  ”见徐雅雅还怪上了郭小欣,我郁闷道:“你这是病得治,快点去躺着吧!”“我不要。

  ”徐雅雅摇了摇头,身子还往退了一步。

  见到她这举动,我不禁一阵心痛:“徐雅雅,你这是要跟我断了关系吗?”“不是的。

  ”徐雅雅抬头看了看我:“我只是觉得我…我们这样不大好。

  ”“不大好。

  ”我苦涩一笑,看着徐雅雅羞涩样子是又气又急,问道:“你真觉的这样不大好的话,当初为什么又要我帮你呢?”“我……”徐雅雅一时语塞。

  “哼。

  ”我哼了一声又道:“好,就算如此,你难道还不相信我的专业吗?我当了这么多年催乳师,为多少母亲治疗过,这期间我饱受了多少质疑,现在你也要不信我吗?”“我…我没有。

  ”徐雅雅摇了摇头,一个激动,胸口立马又涨了起来,她那俏脸立马扭曲在了一起,还拿着手捂了捂胸口。

  我知道这是涨奶了。

  看着她痛苦的表情,应该是很痛的。

  毕竟这都两天了。

  “徐雅雅,让我帮你好吗?”我靠近徐雅雅问道。

  “不…不要!”徐雅雅忍着痛,还是不让我帮忙治疗。

  我真是又气又急又无奈。

  看着徐雅雅那几乎都要扭曲在一起的脸蛋,草,豁出去了,骂了一声,我直接朝着徐雅雅抱了过去。

  啊……徐雅雅大叫一声,拍打着我道:“小留,你要干嘛?快点放开我。

  ”我没理会徐雅雅的喊叫,直接抱着她走向卧室,把她放到床上,没等徐雅雅挣扎,整个人就直接压了上去,粗鲁的拉下她的衣服,她是穿的露肩装,我可以直接从上面往下脱。

  一拉下来,徐雅雅妖娆的娇躯立马彰显了出来。

  那黑色的蕾丝文胸之下,那一对雪峰隐隐诱人,咕隆,我看的禁不住就吞了吞口水,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,徐雅雅这奶涨不是一天两天的了,我必须要快点帮她吸出来,不然的话要是引起发炎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想着我就要去解徐雅雅的文胸。

  “不…不要……”徐雅雅惊慌的摇了摇头,不断推搡着我。

  为了治疗徐雅雅的奶涨,我没理会她,直接摁住她,解开她的文胸扣子,因为为了喂奶方便,徐雅雅穿的是前开式的文胸,我一拉就直接解开了扣子,那一对雪峰一下崩了出来,文胸脱落在了一旁。

  雪白的双峰挺拔而立,充满着诱人的气息。

  我看的不禁有些出神。

  徐雅雅此时已经羞的紧闭上了眼睛,一张脸红的几乎要滴出血了,哼声喊道:“小留,我恨你,我真的好恨你。

  ”听到徐雅雅这话,虽然痛心。

  但相比徐雅雅的疼痛,我还是没管着她,直接朝着她的雪峰亲了上去。

  刚吸上一口。

  嗯……徐雅雅就忍不住哼了一声,一双手更是直接朝着我抱了过来,摆了摆头喊道:“不…不要,小留,我求你了,别…别弄我。

  ”我不管徐雅雅,继续帮她治疗。

  那一口口香甜的奶水滑入我的嘴中,看着徐雅雅不断摇摆的身子,体内的浴火也跟着慢慢涌动了起来,这一会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贪婪着徐雅雅的美胸,还是为徐雅雅治疗。

  我沉醉了其中,手就开始变得不安分起来。

  “不…不要!”徐雅雅享受着我的吮吸,突然遭遇我的咸猪手,吓的直接瞪起了眼睛,想要阻拦我,可惜已经太迟了,我的手已经摸到了。

  徐雅雅显然有感觉了。

  啊……徐雅雅就不由的哼了一声,双手直接紧锁住我的脖子,喘着粗气道:“不…不要,小留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,为什么……”呜呜呜……呜呜呜……徐雅雅喊着一下哭了起来,我浑身一颤,慌忙抽出手,离开徐雅雅的娇躯。

  “混蛋,混蛋。

  ”徐雅雅激动的拍了拍的我胸口吼道:“小留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,为什么……”看着徐雅雅越哭越伤心,我也跟着心疼,伸手抱住她,贴着她耳边道:“徐雅雅,对不起,我…我只是想要帮你治疗。

  ”“治疗,那你也不能乱…乱摸呀!”徐雅雅哭着狠狠的又拍了我几下。

  虽然不疼,但心疼。

  我有些无助坐起来,只能再次道歉: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

  ”看了看徐雅雅的胸,刚才吸出来不少奶水,应该不会再出现胀痛了,就直接从床上起来道:“徐雅雅,你现在应该好多了,那…那我就先走了。

  ”我刚要走。

  “你给我回来。

  ”徐雅雅就喊道。

  我楞了下,回头看向徐雅雅。

  徐雅雅慢慢坐起来,拉了衣服挡住自己的胸,盯着我问道:“小留,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?”我一愣,苦涩的笑了笑,还能吗?我也不知道,其实自己这话也想问徐雅雅,回头看了看徐雅雅我攥了攥拳头:“徐雅雅,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回到从前,但你在我心里面都是我的姐,除非你每当我是你弟弟。

  ”徐雅雅立马白了我一眼,羞红着脸:“我怎么没当你是弟弟,如果不当你是弟弟的话,我会让你帮我这样治疗吗?只是…只是你……”————徐雅雅说着俏脸当即浮起一片红晕,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,但我知道她的意思,苦涩一笑道:“徐雅雅,对不起,是我没忍住。

  ”“唉!”徐雅雅叹了一口气道:“其实不怪你,我也能理解你,只是…只是…唉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”徐雅雅摆了摆手:“小留,我们还跟以前一样好吗?”虽然我心里头明白再也回不到以前了,但我真的怕会永远失去徐雅雅,点了点头道:“嗯,你还是我的姐。

  ”徐雅雅立马乐了,也是重重点了点头:“小留,你就是我的弟弟。

  ”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braceletsforacause.top/twb.aspx?5955.html

https://www.braceletsforacause.top/twb.aspx?1739.html

https://www.braceletsforacause.top/twb.aspx?3421.html

https://www.braceletsforacause.top/twb.aspx?5465.html

https://www.braceletsforacause.top/twb.aspx?779.html

https://www.braceletsforacause.top/twb.aspx?6714.html

https://www.braceletsforacause.top/twb.aspx?5260.html

https://www.braceletsforacause.top/twb.aspx?455.html